希幼熟鱼片

羽生结弦 全职高手 黑执事 小学生文笔写作 偶尔画画渣图

棒呆!!!

某某汐灼:

我可能是真的不会拍照 对焦吃了

原图:@糯-白 太太画的太好看了哇   毁原图系列

线条崩坏色块灾难 我三周年还有救吗

@希幼熟鱼片

忍不住三刷岚少的解说并瞎摸一波XD
靠谱的成年男性真的太棒了(误

晚自习皮一波
七月份的快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破了世界纪录啊啊啊啊啊啊啊!
上课偷偷看直播差点哭出声OTZ智熄啊啊啊啊啊啊啊

鸡肉味玻璃渣(?)

第一次尝试写短篇玻璃渣……很混乱XD
取名废不知道干了什么

唔噗不打tag了




“病人醒了!医生呢?医生!”有纷扰的声音回声般围绕。

羽島暮在黑压压的梦境中醒来,明明已经恢复了意识,嘴唇却不受控制地颤动着。

“羽生……羽生结弦……”

欣喜若狂的母亲趴在床边呼喊,却在听见女儿口中念叨的名字的瞬间停止。

“羽生……他在哪里……”羽島暮挣扎着回握住母亲的手。

母亲的手在颤抖,却说不出话来。
羽島暮在迷晃的泪光中看到母亲惨白的脸色。



【女游客在车祸中跌落山崖,脑部收到重创导致失忆】

羽島暮面无表情地放下手中的手机。

醒来第二天被告知失忆的消息,不管怎么回忆都只记得2015年的事情……

“现在已经2017年了。”母亲红着眼眶握着自己的手,而羽島暮只能摇着头喃喃自语。

记忆卡在这个时间,每一个片段都清晰无比。
关于那个叫羽生结弦的人。

“我要见他。”羽島暮沙哑的嗓子带着血腥味提出要求。

母亲哭着求自己不要做这样的事。

算了吧,反正出院了就可以去找他了。
羽島暮呆呆地望着天花板发呆。



【今天出院了,我问了很多人都说不知道羽生的联系方式,还有人问我“为什么还要联系他”。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大家要问我那么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只是因为……我想要知道的最珍贵的记忆,都在他那里吧】

羽島暮坐在宾馆的窗台前认真地记下日记。

失去两年的记忆也没有关系,只要他还在就可以了。



羽島暮望着站在街边吃着关东煮的少年,激动得连手指都在颤抖。

他果然还是原来的羽生结弦……我就知道他会在这个初遇的地方等着我!
羽島暮迈着还有些虚浮的步子想要靠近。

“羽生!”
背后突然响起小女生的呼声。

羽生结弦抬起头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目光直直略过羽島暮,落在一个羽島暮无法触及的地方。
甚至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你来啦?”羽生端着热腾腾的关东煮转过身来。一个从来没见过的女生小跑着扑到羽生身边,张嘴无比亲昵地吃掉了他手中的串串。

羽島暮踉跄的步子凝在了原地。



“你们…去年就分手了。”
面无表情的羽島暮坐在病床上听着母亲哭诉着自己已经不再拥有的记忆,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日期。

巨大的2017四个数字刺痛着眼球。

“那…是谁提的分手?”她有些害怕地问出这个问题。

“羽生求了你很多次不要分手……你说已经淡了。”
母亲的答非所问却已经给出了答案。

羽島暮闭上了眼睛。



【我这算是自作自受吧?
偏偏让我发生这种事情,偏偏让我回到那个最舍不得的时间?
是得罪谁了吗?

我卡在过去的缝隙里了,他已经不在啦。】

羽島暮放下笔,按开手机屏幕。
屏幕上是一张导航地图。




【失忆患者不堪痛苦跳崖自杀】

羽生放下了手中的报纸。

噢噢噢!
之前还有小天使私戳唠嗑简直开心到自杀(o`ε´o)

不管啥方式反正聊天就贼哈皮了(ノ゚▽゚)ノ话唠真是世界上最可爱的生物(bu)

黄少天:pkpkpkpkpkpkpkpkpkpk!

一粟bamboo:

我的话是评论好感Max,转载+5000,点赞+3000,新粉+1000

何其贪:

😂

樱桑是小纯洁:

是这个理。所以请给我更多评论!![不要脸]

云山缭乱:

我的话评论+∞,其他都2000

宵旬:

是这样的

神奇的偶遇方式 教师节番外(?)

……今天是教师节啊。

苏栖迷迷糊糊地被客厅里母上欢快的打电话声吵醒,挣扎着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日期提示。

母上在客厅里用英语笑着和人聊着天。身为大学教授本来就会接触到很多外教,这样纯英语的电话苏栖也已经是见怪不怪。

“Thank you very much.Welcome to China next time.”母上流利的口语让苏栖一瞬间想起了羽生被表情包占领的英语脸。

”“She didn't get up yet.”苏栖隐隐约约听见母上的声音靠了过来,连忙拉住被子假装睡觉。
房间门被轻轻推开,母上似乎看了看裹在毛毯里的苏栖,又轻轻地关上了门。

“Do you want talk with her?I can wake her up now.”苏栖听见母上询问。

这个是谁?为什么感觉好像认识我?
苏栖茫然地伸长脖子隔着门缝往外看。

“Oh,you are so nice.”母上开心地笑了起来。

苏栖忿忿地嘁声,心说你啥时候能也这么nice地对我讲话呢。

“Byebye!”母上挂断了电话。
苏栖连忙一个翻身下床,胡乱地踩进拖鞋,啪嗒啪嗒地拖沓着小跑了出去。

母上回头看了一眼突然跑出来的苏栖,脸上还带着没有消散的笑意。苏栖歪着头凑过去想看一眼手机上的通话记录,被母上推开了脑袋。

“你刚才跟谁打电话呢?是不是有人要找我?”苏栖好奇,“要送我东西吗?”

“没有,你别那么自恋。”母上笑吟吟地拍了一下苏栖的脑袋,“我问人家要不要跟你聊天人家都说不用了。”

苏栖不满地嘟嘴:“明明是你说我在睡觉嘛。”

“嗯。”母上又看了眼手机,然后把手机塞进了口袋,“快点去吃早饭,锅里有饺子。”

“哦……”苏栖撇嘴。

“羽生结弦真是个好孩子。”母上满脸笑容地拍了拍口袋里的手机,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苏栖听见羽生的名字猛地一惊。
我的妈……刚才那个电话难道是羽生打的?!

“他给你打电话了?他说啥了?今天他训练吗?”苏栖啪嗒啪嗒地冲过去满脸好奇。

“这是你们两个该聊的事情。”母上头也没回地走进了房间,“他就是来祝我教师节快乐。”

苏栖懵逼地站在原地。

啊啊啊?教师节快乐?
这是什么新时代的套近乎方式吗……?

“啥玩意?他怎么知道你是老师的?”苏栖斜挂在门上追问。

“他说是你告诉他的。”母上满脸嫌弃地看了一眼傻逼般的女儿,“我都不知道他怎么会看上你这个傻子。”

苏栖绝望地捂住心。
到底谁才是亲生的啊啊啊!

【Line:苏栖的小男朋友:你还没起床呐】
【苏栖的小男朋友:小猪】

【羽生的大女朋友:!!!】
【羽生的大女朋友:你给我妈妈打电话了?】

【苏栖的小男朋友:啊!】
【苏栖的小男朋友:被你听到了吗】

【羽生的大女朋友:我妈看起来超开心】
【羽生的大女朋友:你给她灌了什么药哇】
【羽生的大女朋友:我都怀疑我不是亲生的QAQ】

【苏栖的小男朋友:因为你妈妈就是我妈妈啊】
【苏栖的小男朋友:我当然有方法逗她开心😏】

苏栖捧着手机原地爆哭。

【羽生的大女朋友:你都不给我发消息就给我妈打电话】
【羽生的大女朋友:你变了】

【苏栖的小男朋友:宝贝】

苏栖看着突如其来的爱称险些飙出鼻血。

【苏栖的小男朋友:接电话】

【[苏栖的小男朋友]发起了  QQ电话】

苏栖紧张地按下了接听。

“苏栖?”羽生轻笑着喊道。

“嗯。”苏栖红着脸有些焦躁地回应。

“吃你妈妈的醋?”羽生还是带着笑意。

苏栖假装气哼哼地嘁了一声。

“我怕你还没醒。”羽生轻声清了清嗓子,“如果先给你发消息把你叫醒了,中途离开去打电话就会被你知道了。”

“但是我现在还是知道了。”苏栖气鼓鼓。

“谁让你这个小东西装睡的?如果你已经醒了我就用你妈妈的电话和你聊几句了。”羽生理直气壮。

“我气死啦!我妈妈已经有种你才是她亲生的一样的感觉了!”苏栖气的哇哇叫。

“那也没事啊。”羽生压低声音。

苏栖撇着嘴跺脚。

“你有我就够了。”苏栖从来没有听到过的低沉声音穿过耳膜化为电流直击心脏,跺脚的动作卡在半空中动弹不得。
羽生轻描淡写般的一句话让苏栖恨不得从一楼跳下去自杀。

“我我我我知道了!”苏栖结巴着原地转圈,手指绕着短短的头发不停地打圈。

“不生气了?”

“生气。”

“宝贝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我很委屈。”

“不要。”

“那我来中国哄你,把地址告诉我吧。”

“不不不要!”

“还生气?”

“不生气了……”

“嗯,乖。”

“我吃醋。”

“我爱你。”

“咳咳咳咳咳!!”苏栖红着脸剧烈咳嗽起来。

“那你呢?”

“我我我我也……”苏栖小声嘀咕。

“嗯。”羽生笑着应声。

“那个,你跟我妈妈说了什么?”

“教师节快乐啊,以后有空来拜访什么的。”

“这样啊……”

“小傻子。”

“嗯?”

“教师节快乐。”







顺便祝羽生老师教师节快乐(*˘︶˘人)♡*